欢迎您访问秦文化研究网!
兔子软件logo

网站首页 > 赢秦史海 > 大秦帝国的真相—帝国时代的创始路线图

大秦帝国的真相—帝国时代的创始路线图

2015-10-02 11:25:33   点击数:   发布者:梵信

在网上早已热播多时的古装电视连续剧《大秦帝国》,近期将在四家卫视频道同时推出,这一盛事引发热议。华夏大地,骤然卷起一股猎猎大秦风

秦朝这个朝代,它离我们何其遥远,而又何其贴近。这个以严刑峻法著称的古老大帝国,已经告别我们有2200多年了,可是它并没走远。它与我们这个民族百代相随的,不仅是长城的残垣,不仅是彩陶的武士,不仅是方正的文字,还有那辽阔国土上坚不可摧的行政框架。  大一统、中央集权、郡县制……在它以后,我们民族所享受到的所有和平、稳定与安康,都深深烙下了这个第一帝国的烙印,都受惠于这个伟大帝国创始人的超时空智慧。

我们这个古老的族群,更确切地说,应以秦族名之;我们所使用的方块字,更毫无疑义地应被称为秦字

这个帝国,从蛮荒边疆发迹,以勇武、坚忍、严谨的族性,由弱至强,踏平群雄,混一天下,开辟了夏商周三代之后的全新时代。它是两千年华夏一统国家的文化始祖,也是我们全体族群的精神之父。  我们至今还在享受着它的恩泽。

可是另一面,这个帝国在两千年中,同时也蒙受了太多的恶名。残酷、暴虐、血腥——这些词汇,几乎成了秦帝国的代名词。

历史有暗角,我们毋庸避讳。两千年的辉煌,在某种意义上,的确是以来开道的。但是,道德的裁判,在评价历史的时候,恐怕需要适可而止。评判一个帝国的历史地位,要看它留给后人的,是正面的遗产多,还是负面的垃圾多。

如果是正面的遗产多,这个帝国就应该享受千秋万代的赞誉。

我们无法修改历史,也不应苛责古人。正确的做法是,将它的光辉继承下来,将它的溃疡引以为鉴。

大秦帝国,是一个曾经显赫的存在。如果它是,那我们就不妨坦率地承认——我们都是狼族的后代。

这只雄风抖擞的狼,之所以曾在帝国时代的草创期扬威四方,是为了让它的子孙万代有更辽阔、更稳定的生存空间。

凡事皆有起因。

大秦的历史,就是我们当代人的历史。它的荣耀,同时也是我们的荣耀;它的耻辱,也无一不是我们的耻辱。没有一个民族有过水晶般无疵的历史。

在今天,要感受卷地而来的大秦风,你就得既要能体会长风万里的快感,也要能忍受沙砾扑面的刺痛。

秦王扫六合,虎视何雄哉!

不要忘了,这谁与争锋的气概,我们曾缺失了很久。  现在,就让我们暂且将琐碎的身边事搁置一旁,去触摸一下大秦武士滚烫的铠甲,去追踪一下大秦战车辽远的辙印。

温故而知新,我们确实需要在血液中增添一点狼性了。  就让我们深深地吸一口气,走入大秦帝国的真相之中吧。

1、秦人的祖先是一只小小鸟

我们讲古,凡事要从头说起。这从头说起,就有一个问题,即是:无论一个人、还是一个国,最精彩的往往不在开始,而在后面。可是你不把前面说清楚,后面的精彩又从何而来,那不成了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?

所以我们说大秦,还是要从它发源的那一刻说起。

犹如长江黄河之源,起头的那一条小溪,既不能叫河,也不能叫江;大秦帝国也是,它的始祖并不姓,国号也不叫

这一氏族,来自三皇五帝时代。我们都知道,夏代以前的历史,既无文字可考,也无文物出土,都只能是传说了,带着神话的色彩。我们只能姑且讲之,姑且听之。

古代记载秦国历史最早、最权威的版本,当属司马迁的《史记秦本纪》。大伙儿也都知道,对《史记》来说,三皇五帝那也是远古了,远古的故事,司马迁只能是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听来的。有多少事实根据?不能考订,只是比一片空白强一点。

按司马迁的说法,秦人,那也是和夏商周三族一样,年代久远,资格超级老,是我们华夏大民族中的元老之一。

秦人的资格有多老?可以追溯到五帝之一的颛顼那里去。

说起三皇五帝,大伙不陌生,他们都是我国古代的农耕部落的领袖,具体是哪几位,在古代说法不一。从春秋战国时起,三皇基本上被确定为燧人氏、伏羲氏、神农氏;五帝则是黄帝、颛顼、帝喾、尧帝、舜帝,这几位,就是夏代以前的中华领袖。

那么,他们管理这片土地一共有多少年?

据科学考证,是距今10000年前至距今3000年前之间!这年代,漫长得简直不可想象。可见三皇五帝只是一个概括,远古人民不知把多少代领袖给凝聚成这八个人了。可以肯定地说,秦国的老祖宗颛顼,最迟也是在距秦帝国建立2000年前出现的,就像咱们现在和秦始皇的年代距离差不多——你说秦人的资格有多老!  据司马迁说,这位颛顼大帝有个后代女子,叫做女修。女修在妙龄年华时,有一天在家中庭院纺线,一群燕子从头顶飞过,落下一枚燕子蛋来。女修捡起燕子卵,想也没想就一口吞下,随后就有了孕,生了个儿子叫大业。

现代人一看便知,这不过是远古神话,玄得没谱!可是神话也有现实的影子,你们听我来解释:

一、秦人的远祖怎么会是鸟卵?这是因为秦氏族早期可能是鸟图腾的民族。

二、秦人最早有名字的始祖,怎么是个女的?这是因为那时秦氏族还是母系社会,说不清谁是父亲。

三、女修的儿子大业,怎么就有了名字?这说明,从大业起,秦氏族就进入了父系社会,说得清楚谁是老爹了。

这么一看,秦人的资格确实是老,因为远古的东夷族、商族,就都是鸟图腾部落。

秦人的始祖大业,后来娶了女华为妻,生了儿子大费(又叫伯益)。

这里要提醒一下,秦人祖先的名字都比较古怪,为了搞清脉络,只能劳驾各位使劲记一下。这个大费,在历史上就有些动静了,不是一般平民。首先他辅佐过大禹治水。治水成功后,舜帝给大禹颁发奖赏,大禹谦逊地说:并非我一人之功,也有大费的辅佐功劳呀! 舜帝很高兴,说:哇,你这个大费,辅佐禹治水有功,赏赐你一面皂游吧,你的子孙将来就能建更大的功劳!

皂游,就是有黑色飘带的旗帜。从那以后,秦人就把这种黑穗旗视为无上的光荣。

大费这时候还是单身,舜帝就给他介绍了一个媳妇,一位姓姚的美女。,

而后,大费又当了舜帝的鸟兽驯养师,把皇家的百鸟百兽驯养的服服帖帖,舜帝一高兴,又赐给了大费一个姓——“

从此秦人祖先就有了自己的姓。这个字,去掉其中的偏旁来看,据说就是一只有冠、有头、有两个大翅膀的鸟。而且的发音,与也很接近,说不定就是燕子的意思。

我是一只小小鸟

这个以鸟为图腾的民族,将来是注定了要一飞冲天、一鸣惊人的。

2、来自东海之滨的支边移民好,现在我们来研究最早的秦族故乡是在哪里?这个问题,在学术界历来有两大派,有说秦人从西方来的,有说秦人出自东方的。两伙人争论得很激烈,就像现在的经济学者。

西方说的领军人物来头很硬,有王国维、翦伯赞。东方说的带头人也不赖,最强悍的一位,叫做黄文弼。因为在传说中,秦人远祖经常交往的那些大人物,都是属于东夷族系统的,所以,现在学界一般都认同东方说

如果确定秦人最早居住在东方,那就应该是居住在泰山以东、汶水两岸。因为从《汉书.地理志》上可以查到,汉朝的泰山郡有个嬴县,这地方十有八九就是秦人的老家。  我们在这儿,姑且把他们叫做山东秦人吧。山东秦人在他们的繁衍史上,有过两次大规模的西迁,先后全都变成了陕西秦人。

话还得从舜帝的饲养员大费说起。大费这人,绝对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。前面说了,他还有一个名字叫伯益。

在史书上,关于伯益先生的记载,那就更厉害了,他发明了占卜年成的方法和挖井的方法,是个农业专家,当过舜帝的九大部长之一虞官,即林业部长。后来由成功辅佐大禹治水。等到大禹做了全国领袖后,很满意伯益的表现,表示要把帝位传给他。

按照儒家的说法,大禹在冬巡会稽时去世了,伯益很谦虚,非要把帝位让给大禹的儿子启。启也很谦虚,劝伯益还是自己留着享用吧——俩人都是谦谦君子。后来诸侯觉得,伯益辅佐大禹的时间毕竟是太短了,谁知道他是什么样人哪,都跑去央求启出来坐天下。启不得已,只好勉强当了全国领袖。

这故事,美丽得有点离谱。人要是能这么好,早就变成神了。还是《韩非子》、《天问》和《竹书纪年》里透露出的信息,恐怕才是真的。

那就是:大禹死之后,按照法定程序,帝位要禅让给伯益。就在这个历史当口,启决定肥水不流外人田了,要阴谋夺权。事情败露后被拘禁,没想到在拘禁期间,这愣小子捅开手铐跑掉了。启的铁哥儿们紧接着就趁势作乱,围攻伯益,拥戴启坐了天下。打这儿起,就建立了中国古代第一个奴隶制政权——夏朝,开启了暴力专政的历史。

而秦人那位能干的祖先伯益呢,据《竹书纪年》里说,是被启给杀了。

看来秦人的老祖宗运气真是太不好,不然的话,他就是五帝之后的六帝了。伯益一被杀,秦族的运势自然就不行了,在整个夏朝都受着窝囊气,无声无息,硬着头皮熬了470年。

伯益(也就是大费)是有后人的,他生了两个儿子,长房儿子叫做大廉,所率领的部落叫做鸟俗氏。鸟俗氏这一支,熬过了万恶的夏朝之后,终于在商朝得到了重用,成了商朝的贵族,世代有功,被封为诸侯。到了商朝末年,被中央下令调到西部保卫边疆去了,史书上的记载,说是在西戎,保西垂

在西部边疆防备谁呢?很可能就是防备后来在西部崛起的周族。商纣王暴虐无道,新兴的周族在西部边境上咄咄逼人,没办法,鸟俗氏的武士们只好拉家带口去支边。  落户边疆后,这一支山东秦人和边民——西戎、犬戎混杂在一起,难免就要通婚,血统中就有了戎人的成分。后来在战国时,其他六国都骂秦国人是夷狄戎狄,根据就在这里,并不是无端乱骂。当然骂得也没什么道理,不过是种族偏见罢了。

大费的二房儿子,叫做若木,所率领的部落叫做费氏。费氏部落后来建立了国家,叫费国,地点就在今天山东省的费县。  费氏这一支,在商朝时期也很有作为。在夏朝末年,他们的一位酋长叫费昌,率部参加了商灭夏的战斗。费昌本人因为善于赶马车,还当上了商朝开国领袖商汤的马车夫,参加了灭夏的战略总决战——鸣条大战,立下了汗马功劳,也成了贵族。

但是这一拨人,到后来也没逃脱西迁的命运。

秦人务实能干,极受商汤的器重,在整个商朝,他们世代有人参与辅佐国政,嬴姓人士在商朝大多显贵。

先期到达西部的鸟俗氏这一支,在商朝末年出了一个首领叫蜚廉,其子叫恶来。这爷俩都力大无比,蜚廉还特别善于长跑,可以日行百里;恶来膂力过人,可以用双手撕裂猛兽。《史记秦本纪》里说,他们父子俱以材力事殷纣。也就是说。爷俩都是以一手绝活儿、一身蛮劲儿来伺候商纣王。

纣王是殷商最后一个国王,也是后世所有混蛋皇帝的好榜样。他宠信美女妲己,残害百姓,迫害忠臣箕子、比干,闹得国家一塌糊涂。

但是蜚廉和恶来却极受纣王的宠信。《吕氏春秋当染》里,把这爷俩列为纣王身边最重要的两个佞臣,说是由于他俩怂恿纣王干坏事,导致纣王国残身死。看来,成语助纣为虐,说的就是秦人的这两位首领。

商纣王暴虐无道,老百姓是没有办法,但是有人会起来为老百姓讨伐无道。新兴的周族领袖周武王,率领4万多猛士,浩浩荡荡东进,要革商纣王的命。

要命的是,此时商朝的主力部队都在东南地区,讨伐作乱的东夷族,一时无法调回。商纣王当然不能等死,就武装了大批奴隶,连同首都朝歌的警卫师,一共17万人,开到牧野这个地方迎战。

周军人数虽少,但师出有名,士气高昂,他们在开战前举行了誓师大会,要为被纣王害苦了的老百姓报仇。两军一接仗,商军里的奴隶就纷纷倒戈,17万商军最终大败,商纣王没有办法,只好跑回首都朝歌,登上鹿台,穿上平日喜欢的宝玉衣,自焚而死。

周武王进占朝歌,下令斩了纣王的头,挂在白旗上示众,替老百姓出气。随后又杀了红颜祸水妲己,同时把没跑掉的恶来也一刀给剁了。

蜚廉的结局比他儿子好一些,商朝灭亡时,蜚廉为纣王出使北方,回来后,纣王已死,没地方去禀报了。他倒是个愚忠的人,就在霍太山筑起祭坛,向纣王的阴魂报告。在祭祀时,得到了一副石棺,石棺上刻有文字:天帝命令你不参与殷商的祸乱,赐给你一口石棺,用来光耀你的氏族。蜚廉一看就明白了,这是天上天要让他死!于是一咬牙,为已亡国的商朝殉死。他死后,就埋葬在霍太山。

从被商朝的英明领袖商汤重用,到与商朝的腐败领袖商纣王一起殉难,秦人的首领们神气了550多年,现在从天堂跌落地狱,都成了周王朝的奴隶。

这口气他们咽不下,瞪着眼珠忍了几年。等到周武王死后,周成王即位,商纣王的儿子武庚,见周成王年少可欺,就趁机率领殷遗民,发动大规模的叛乱,要夺回天下。留在山东的部分秦人氏族,也跟着一哄而起,组织还乡团参与了叛乱。

但是,复辟倒退是没有出路的。周成王在著名的政治家周公旦的辅佐下,果断平息叛乱。最后武庚战死,商遗民的复国战争彻底失败。

平叛之后,紧跟着来的就是清理阶级队伍,周朝命令所有与叛乱有牵涉的氏族,都要迁出原地,发配到老少边穷地区。这样,山东费国的所有秦人,就只能背井离乡,迁徙到陕西一带,与早先就到那里支边的鸟俗氏会合。

在迁徙的过程中,因为监管不严,有一小批秦人氏族在黄河、淮河边上停了下来,就地定居。后来他们建立了徐、黄、江、葛等微型国家,并以国名作为自己的姓氏。今天的徐、黄、江、葛等姓氏的人,其中有的就可能是早期秦人的余脉。

3、忍辱负重终于赢得名号

秦人如今是又栽了,再次从当红宠臣沦为微贱边民,连祭祀氏祖宗的权利都给剥夺了,与戎、狄各族杂居。西部的条件艰苦,他们逐水草而居,成了游牧部落,但是他们也有一部分人尝试种植粟、麻、桑、稻,为定居创造条件。

秦人祖先坚忍不拔的族性,再次爆发出惊人的生命力。如今他们是全体成了失败者,翻身遥遥无期,但他们并没有沮丧,你让我插队我就插队、你让我放马我就放马。这辈子翻不了身,还有下辈子、下下辈子。

这批失去内地户籍的中国最早的知青部落,在茫茫陕甘大地上扎下了根。

当时周王朝国运正旺,国土不断扩张,边境也就不断向西延展。秦人知青们也只好不断向西迁移,据考证,最远的已经到达如今的甘肃天水一带。这在古人看来,遥远得就如同今日的土耳其或哈萨克斯坦了。

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。这句话在任何时代都是真理。秦人知青们栉风沐雨地放马,终于凭着他们放马的技术,迎来了命运的转机。

年复一年,周朝的王位,渐渐传到了周武王的曾孙周穆王的手里。这位国王就是传说中的穆天子。他在征伐西方的途中,曾经驾着八骏之车,前往昆仑山下,去会见当地一位温文尔雅的女酋长西王母。

据说,会面的那天,穆天子拿出白圭、玄壁等玉器赠送给西王母。第二天,他又在瑶池宴请西王母,两人相谈甚欢,作诗相互祝福。

这个传奇的睦邻故事,出自《穆天子传》。

穆天子是个奇人,《穆天子传》也是一部奇书。那是在晋太康二年,一个无名的盗墓贼纠集了几个恶徒,挖开了战国时期魏襄王的陵墓。几个小子在陪葬品中发现了一部竹片书,这就是《穆天子传》。

在这部书上记载,为穆天子驾车的人,叫做造父。这个造父,就是蜚廉的第六世孙。

造父干的是老祖宗的行当,为国王驾车,他在驾车技术上,的确有家族传承,能够日行千里,不仅送穆天子去见了美女西王母,还让穆天子迅速平定了一次叛乱,由此立下大功。穆天子器重造父,一高兴,就把赵城封给了他。从此,造父这一族就自称为赵氏。

造父姓了赵,儿子自然也姓赵,叫做赵大骆。赵大骆的嫡子就在赵城这个地方为周王朝保卫西部边陲,世代延续下去,后来成了春秋时晋国的贵族、战国时赵国的王族。从这儿我们可以知道,战国时期的赵国,其实和秦国是同宗的亲戚。后来秦国把赵国打得那么惨,简直是兄弟相残。

赵大骆另外还有一个儿子,叫非子,因为不能像哥哥那样继承父亲的城主地位,只能住在犬丘(在今甘肃天水西南)。非子可不是一个公子哥儿,命运使他漂流西陲,他就入乡随俗,非常喜好马和其他牲畜,懂得怎么养马。

他的这一特长,令当地的犬丘人非常佩服,就报告给了当时的周孝王。周孝王不拘一格用人才,立刻把非子召来,让他在汧渭之间(今陕西扶风、眉县一带)主持国家的养马工作。非子知道改变命运就在此一举,果然干得很好,致使马大蕃息”——马让他给越养越多。  周孝王大为赞赏,说:从前伯益为舜帝主管畜牧业,牲畜养得很好,因此得到列土封侯的奖赏,还被赐姓嬴。如今他的后代给我养马,工作成绩也不错,我要让他在秦这个地方建一座城,作为附庸,准许他们恢复对嬴氏祖宗的祭祀。他们这一支,就叫做秦嬴吧。

秦地,就在今天甘肃省的秦安县。严格来说,这个地方,才是后来威震欧亚的大秦帝国的发源地。

秦人,从此也才有了自己堂堂正正的名号,虽然只是一个附庸,但是毕竟正名了。那么,什么是附庸?在夏商周三朝,从天子到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等诸侯,属地大小是有等级差别的,最小的男爵只有五十里方圆的封地。其余不足五十里的,就只能附属于诸侯,这就是附庸国。附庸国的国主,是没有资格去朝见天子的。

尽管如此,秦人在历尽艰辛之后,终于有了自己的一块根据地,有了自己在周王朝中的政治地位。

别看现在还弱小,还需要战战兢兢伺候着周天子,但星火可以燎原,有了火种,还怕什么?

人只要有做大的志向、有脚下的一点点根基,就不愁发达不起来!

4、做了周王朝的西部边防军

秦人的祖先曾经助纣为虐,周朝开国之后他们又曾参加过叛乱,按理说这都是十恶不赦的罪,为什么到了周孝王这一代,周朝高层突然对秦人开始示好了呢?难道是周朝统治者变得宽宏大量了吗?

不是。凡事无利不起早,政治上的事亦是如此。

原来这时候的周王朝,已经堕入了王朝腐败定律的下滑轨道,实力大大衰弱。它在国家体制上实行的是诸侯分封制,用这种制度来统治庞大国家,本身就有问题,时间一长,某些有兵、有赋税收入的诸侯渐渐坐大,便不大听招呼了。在外部,化外之民的氏族也羽翼丰满,不断蚕食周王朝的土地,袭扰内地。周王朝夹在内外两股不安定势力的中间,深以为苦。  而秦人长时间生活在边疆的戎狄之中,与戎狄的关系很密切,不仅保卫了周朝西部的安全,还使桀骜不驯的西戎来服,在实质上,成了周王朝在西部的边防民兵。

秦人在西部边陲建立起的巨大声望,使周孝王刮目相看。起初,他想把养马有功的非子作为大骆的嫡传后代,也就是让非子成为赵氏的正宗,让非子心存感激,更好地保卫边疆。要真是这样的话,后来春秋战国的历史,恐怕就要改写了。

这时候,诸侯之一的申侯出来说了话。这个申侯,是大骆的老丈人,他把女儿嫁给了大骆,生了嫡子成,是为赵氏正宗的继承人。如果周孝王的计划实施,申侯的外孙就做不成赵氏的老大了。

于是申侯劝阻周孝王,向孝王介绍了秦人在西部的作用,又表功说,我是深谋远虑,才把女儿嫁给大骆的,我们两家联姻后,连西戎也惧怕我们周朝的实力,前来归服。因此,你要谨慎考虑,不要轻易变动赵氏的继承权。

申侯的这一番劝说,目的当然是为他的女儿及外孙打算,不过却使周孝王做出了更为正确的决策。

周孝王还不昏庸,知道要想让秦人给中央卖命,必也正名乎,于是就赏给了秦人封地和名号。

周王朝调整了对秦人的策略(从这一刻起,他们才真正具有秦人的称号),秦人也不傻,紧紧抓住了机会,从牧马知青一跃升为周王朝正牌的边防军。

大秦的赳赳武士,从此就开始奉周天子之命,骑着马儿保边疆。黑穗旗所到之处,猎猎生风,桀骜不驯的西戎人纷纷归附或走避。秦人的首领也从此就代代有了更宏大志向。他们可能对未来发展的具体规模还很模糊,但一心做大、做大再做大的冲动,是没有问题的。  诸侯能做到的,我们就一定能!

他们所做的,是历史上所有聪明诸侯或权臣玩的权力魔术——利用天子的声威去压服异己,然后回过头来向天子邀功请赏,对上和对下,都不断捞取好处,渐渐增强自己的势力。  他们知道,当势力增长达到了某一个节点,事情就要起变化。

站立在西部的苍天大地间,秦人终于可以舒口气了。从最早的老祖宗女修起,到非子这一代,史书上记载一共是18代,年头有多少,不可考了,三起三落的命运,使这个族群禁得起冰火两重天的考验。

非子之后,又传了三代,秦之权柄传到了秦仲的手里。秦仲在位时间有23年。在他的首领生涯中,秦人的命运又经历了一次大的波澜起伏。

秦仲一向对周朝的礼乐制度十分倾慕。他对周王室的恭顺,得到了周天子的回报。他即位后的第三年,正是周厉王时代,厉王暴虐无道,惹怒了一些诸侯,诸侯起来造反。境外的西戎受到鼓动,也跟着暴乱,击溃了犬丘和秦人的大骆家族。

周宣王即位后,就任命秦仲为大夫,派他前去讨伐不老实的西戎。

这是秦人在周王朝第一次被封爵,荣耀无比。不过这一来,西戎也看清楚了,这个与他们平日关系还不错的秦族,原来是周王室的卧底。西戎人头脑简单,非友即敌,立刻就和秦人翻了脸。

西戎首领集结了自己的全部兵马,猛攻这个新出炉的周朝大夫,在阵中杀死了秦仲,兵锋直抵周朝的腹地。

周王室在顷刻间就面临崩溃的危险,秦人再英勇,凭一击之力,也挡不住滚滚而来的西戎精锐。周宣王手忙脚乱,在仓促中召来秦仲的五个儿子,派他们去抵挡。  秦仲的五子中,长兄是庄公。周宣王把临时集结起来的7000兵员交给庄公,让他们哥儿五个带队去组织反击。

五兄弟绝地求生,浴血搏杀,终于赶跑了西戎军队。周宣王大喜,封秦庄公为西陲大夫,把过去封给秦族先人大骆的犬丘之地,全部封给了秦庄公。这样一来,从甘肃天水、到陕西秦安,这一大片西垂之地就全部归了秦嬴氏。

秦庄公以军功受封,移驻犬丘,声威遍及西陲,成了周王室在西部的钢铁长城。

虎父无犬子,这位秦庄公有三个儿子,英勇不下于其父。长子叫做世父,对爷爷秦仲壮烈殉国耿耿于怀。他说:西戎杀我祖父,我必报仇,若不杀死戎王,就无颜再回秦城。他精选了一支精锐人马,长期在外与西戎苦战,把嗣立之位让给了弟弟秦襄公。

秦庄公在位44年后去世,秦襄公即位。这位襄公,是一位超级聪明的战略家。他一上台,就采取了两项措施,专门对付西戎。一是,把自己的妹妹謬嬴嫁给了西戎的一个支族丰王为妻,分化了西戎的力量;二是,把都邑向东迁移,搬到了汧邑(今陕西陇县南),使自己更接近周朝的都城镐京,背靠大树好乘凉。

秦襄公即位第二年,西戎又发兵围攻犬丘之地。世父当仁不让,让弟弟安心执政,自己率兵反击,结果战败,被西戎俘获。好在被囚禁了一年多,西戎最终还是把他给放回来了。  襄公是个有雄才大略的人,知道自己的力量还不够强,顶不住西戎的虎狼之师,就先韬晦着,慢慢寻找机会,争取利用边境危机,先提升自己的政治地位再说。

周朝天下,现在已经是纷乱如麻了,几百个诸侯国都各自为政,对周天子只是虚尊。而勇冠西陲的秦人,却连个最小的诸侯都不是,这才是秦人之耻。

怎么才能升上去一级?

秦襄公整天思谋的就是这个。

这是绝大多数玩政治的人在绝大多数时间里想的一个问题,可谓政治学上的哥德巴赫猜想。

古来多少帝王将相,功成身退、主动弃位的,一百个里头大概只有一两个。可见这问题是个终极问题。

(责任编辑:嬴文化)

上一篇: 嬴 族 考 略 下一篇: 嬴秦族西迁考

评论(0)

  • 还没有人评论


联系我们 | 留言板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电话:0898-66755163 邮箱:qwhyjw@qwhyjw.cn  地址:海口市白龙南路中共海南省委组织部党员干部教育中心益群楼2楼
请使用1024×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   版权所有 海南秦文化研究网   琼ICP备19004899号-1  技术支持:椰角网络
x
x
返回顶部